咕咚网

摄像关,单反摄像稳定器什么好,冲关节目良心摄像,电视摄像ppt

发布时间:2019-10-29 08:58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156章我是皇羽卫 轩辕火示意侍卫们跟上,一盏茶的功夫,就有侍卫返回来,将他带了进去。 轩辕炙皱眉,没想到这里竟然真有山谷,看来暗卫们需要回炉重造了。跟在后面的七杀,觉得身子一冷,不由打了个哆嗦,觉得王爷好像不高兴了。 稍等了片刻,轩辕炙钻进了山洞。山洞很狭窄,仅容一人通过,不时有温暖的夜风从前方吹进来,看来出口就在不远处。 走了约摸半盏茶的时间,逼仄的感觉豁然消失,轩辕炙已经置身于一处山谷中。看来这座山是凹型山,而且中间几乎与地面平齐。 “留人守住洞口。”轩辕炙向前掠去,前方已经有打斗声传来。 因为轩辕火的侍卫也是一身黑衣,所以轩辕炙的到来并没有引起注意。只见轩辕火正与一人交手,那人手上还提着一人,凝神一看,正是轩辕衍。 “没想到二皇子还真是兄弟情深,这么容易就被骗了过来。”带他们过来的蒙面人忽然站到对面,讥诮着开口。 轩辕火一愣,指着他道,“你什么意思?你们是一伙的?” “二殿下觉得呢?”蒙面人阴测测的笑起来,对着三皇子就是一拳,三皇子脸色惨白着吐出一口血,被人推倒在地上。 他挣扎着抬眼,“二皇兄,你竟然蠢……到这种程度,他们是想将你我一网打尽。”似用了太多力气,他闭了一下眼睛,“兄弟一场,我没想到你会来,你还是快逃吧!” 轩辕火警惕的看着对面,“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?”敢对他们皇子下手的,要么是不知道他们身份,要么是有所倚仗。 “二殿下放心,这座山谷风景优美,是个埋骨的好去处。就算将来被人发现,也会以为是你们兄弟不合,骨肉相残双双身死。”蒙面人笑得得意,这么久了,终于要完成任务了。 他大手一挥,“动手,一个不留。” 转间眼,轩辕火他们就被人围住,原来山谷里最少埋伏有上百人。轩辕炙身形一动,已经窜向蒙面人。这个人最该死! “你……是炙王?”因为他今晚没戴面具,蒙面人一眼认出他。心里一阵发怵,炙王何时来了江南? “保护三皇子。”轩辕炙这话是对七杀说的。七杀伸手提起三皇子,将他扔给边上的暗卫。 看到炙王,轩辕火一愣,马上猜到他是为轩辕衍而来,眼中现出一丝嫉妒。神色冷了冷,挥剑刺向对面的敌人。 只一招,蒙面人就被轩辕炙刺中了肩膀,他不顾疼痛,拼命的向着出口跑。轩辕炙冷眼一扫,放弃了去追。这人还以为看到了希望,哪知道刚跑过去,就被暗卫一剑结果了。 因为暗卫的加入,劫持三皇子的百来号人,快速被清场。半个时辰不到,除了留下活口的那两个,已经全部毙命。 “皇叔。”轩辕火甩了下剑上的血迹,向着轩辕炙开口。 “嗯,收拾收拾,你先带人撤回去。我让人放火烧了这里,别让这些污浊之辈染了这青山绿草。”轩辕炙眸中带着狠色。 又回头看向七杀,“不准让人死了。” 七杀伸手直接卸掉那两人的下巴,又将穴位封住。当大家都撤出来时,山谷里亮起冲天的火光。 回城之后,找大夫给轩辕衍检查,说是受了内伤,需要慢慢调养。叮嘱他休息后,轩辕炙当着轩辕火的面连夜审问抓来的人。将两人牙里的毒药抠出来后,把下巴按了回去。 “说,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?”轩辕火怒问。 两人面无表情的跪在地上,好像没听到他的话。“不说是吗?再不说就将你们大卸八块,拖出去喂狗。”轩辕火一脸愤恨。 他已经十分小心,没想到还是被人耍了花招。如果不是炙王赶到,他死在那座山谷里都不会被人发现。 见那人不回话,他对着那人的脸就是一拳,打得他满脸开花。随后又是一拳落下……轩辕炙看着他发泄心中的怒气,也没开口。他心里清楚,从这两人身上什么也审不出来。 如果真是那位动的手,怎么可能留下把柄让人去查。这两人充其量只是小喽啰,不过,有他们的身份就足够了。 轩辕火打累了,气喘吁吁的坐回来。七杀从外面牵进来一条一人高的黑狗。对着还能跪住的另一个人道,“不说就把你的肉一点点割下来喂狗。” 那人眼中现出惊惧,不动声色的向后挪了挪。忽然,他眼前银光一闪,一只耳朵已经落了地,黑狗嗷一声扑过来,吞了耳朵后,连地上的血迹都舔得干干净净。 那人一声惨叫,倒在地上直打滚。见黑狗瞪着发光的两眼兴冲冲的向他走来,吓得赶紧爬起来,“王爷,求你杀了我吧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 “你是皇羽卫?”轩辕炙沉声。 男子惊讶的瞪大双眼,连求饶都忘了。这不可能,炙王怎么会知道他是皇羽卫?一旁的轩辕火同样震惊,皇羽卫他听过,特别是轩辕睿死后,他觉得自己最有希望成为储君,对皇羽卫格外上心。 皇羽卫是父皇上位后,亲自建立的一个神秘组织,只听令于父皇。他几次调查,都毫无所获,也就放弃了。 “我不知道王爷在说什么。”男子抵赖。 “我看你另一只耳朵也不想要了。”七杀手腕一动,长剑就挥了过来。 “不不,我说我说,我是皇羽卫,但我不知道是奉了谁的命令。”只要男子承认自己是皇羽卫,其他的轩辕炙什么都不想说。 天下谁不知道,皇羽卫的主子是当今皇上,别人根本指使不动这些人。 “你胡说!你们不可能是皇羽卫。”轩辕火腾地站起来,将男子从地上拎起来,如果这人真是皇羽卫,那不是父皇想要杀了他和轩辕衍,这怎么可能? 他已经没了大皇子,如果把他们都杀了,他的江山要留给谁? 男子忍着痛疼,大声叫着,“二殿下,我是胡说的,我根本不是皇羽卫,是炙王逼我的,你也看到了。”轩辕炙冷着脸,一语不发。 半天后,他站起来看向轩辕火,“这两人交给你了,本王累了。” “皇叔既然累了,不如早点歇息。”轩辕火送他离开。 轩辕炙又去看了眼轩辕衍,见他还没醒,身上的衣衫已经被人换过,脸比出京那日消瘦很多,看来这些日子没少吃苦。 盯着下人把药喂下去,他才回房。七杀跟在后面,“王爷,如果我们所猜是真,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做?两位皇子可都是他的亲生儿子。” 轩辕炙似乎猜到了一些,一想到这事心里就烦,好好的天琼绝不能毁在他手里。 捉到的两人,轩辕火最后是如何处理的,轩辕炙并没有过问。第二日中午,轩辕衍转了。当看到轩辕炙时,不禁一愣,不安的道,“是衍无能,连累皇叔跑这一趟,多谢皇叔的救命之恩。 “你好好养伤,然后与你二皇兄一起好好赈灾,将江南的百姓安抚好,就是对本王最好的感谢。”轩辕炙这一生,只想天琼安定,所以他绝不允许皇上乱来。 见轩辕火从外进来,他又道,“昨日是你二皇兄与本王一道救你回来的。” 轩辕衍有些意外,还是诚意十足的道,“皇弟谢过二皇兄。” “自家兄弟,何必如何客气。”轩辕火到床前看了眼,转身往外走,边走边道,“三皇弟,赈灾之事,我们就各凭本事。” 轩辕炙留在房里和轩辕衍谈了半个时辰,等三皇子调来的人马一到,他就带上七杀火速返京。 皇宫中。 皇上不悦的盯着索强,“你说你一路跟着东方政逸,并不确定东方瞬的毒到底解没解?” 索强的头都要垂到地上了,心虚的道,“属下无能。” “废物,你就是无能,无能!朕的脸都让你丢光了,就这么点事你都打探不出来。”皇上将御案上的折子都推到了地上。噼里啪啦的声响,听得索强更加不敢抬头。 “这么好的对付炙王妃的机会,因为你的无能生生错过了。”一想到这,皇上就更加气愤,只要确定楚倾瑶给东方瞬解毒,他就给炙王坐实卖国的罪名。 “皇上息怒。”索强隐隐后悔,自己真不应该被重金迷惑,答应了进宫为皇上办事。此时才知道,皇上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。 门外响起细碎的脚步声,有太监向里通报,“皇上,皇后娘娘求见。” “朕没空。”顿了下,他又道,“朕晚上去皇后宫里用膳。” 漫天妖那日从炙王府出来,又住进了春风阁。花娘见到他来,亲自照顾他的饮食起居,事无巨细,样样亲力亲为。 “花娘,这些事交给下人就行。”对于花娘,漫天妖一直心存愧疚。把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放在这等烟花之地,他心下不忍。已经几次让花娘寻接班人,可花娘迟迟没动静。 “门主,花娘见门主的机会不多,花娘想亲自服侍门主。”花娘低垂着眉眼,窈窕的身段散发着属于少女的气息。快看"jzwx123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可他的妹妹,好不容易就要找回来了。连家门还没进,就这么让人哄走了,他真的不甘心!fl”jzwx123”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公子……”芸篱含羞带怯的眸子里分明带着惊喜。

她笑起来,“既然我们以后是合作伙伴,我要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轩辕炙点了点头,要抱她去花厅。楚倾瑶嗔怪的白了他一眼,“平日里没人的时候,你怎么抱我都行。今日,师父和天术前辈都在,如果被他们看到,会以为我太轻浮。”

楚瑾儿笑得一脸算计,“楚倾瑶,怎么说你也是炙王妃,其实我们看中了水润斋边上的一家铺子。刚好那家铺子也要转让,可是还有一位官员也相中了,你能不能帮帮忙,把铺子给我撬过来?”

楚瑾儿笑得一脸算计,“楚倾瑶,怎么说你也是炙王妃,其实我们看中了水润斋边上的一家铺子。刚好那家铺子也要转让,可是还有一位官员也相中了,你能不能帮帮忙,把铺子给我撬过来?”白烂贱客

第579章那就先不生 到了河边后,两人翻身下马,将马饮饱后,两人并肩而立。 “阿楚,如果容秋雅是假的,你还会让花惜陌娶她吗?”轩辕炙忽然道。 “我觉得她不是。”楚倾瑶眺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,心情有些激荡,“就算她是假的,她的本意也不是想骗我们,因为是我开口让她来炙王府的。至于惜陌,若他们真能两情相悦,别人拦得住吗?” 轩辕炙摘下水袋,又拿出干粮递给她,“饿不饿,饿就先就着水吃几块。等晚上我们去住客栈,再好好吃一顿,你看你都瘦了。” 楚倾瑶诧异,她瘦了吗?然后她伸出手臂掐了掐,没感觉出来啊! 轩辕炙笑出声,“真瘦了,胸小了,摸着手感都不一样了。” 楚倾瑶顿时羞红了脸,伸出手来往他胸前抓了一把,“你这个手感好,把衣服脱下来,让爷验验大不大?” “娘子确定要在这里吗?”轩辕炙隐忍着笑意,一脸促狭,“到时候,我们可能还没办完事,花惜陌他们就到了。” “你给我滚!”楚倾瑶抬头望天,她怎么觉得轩辕炙越来越不要脸了。 轩辕炙痴痴笑着,“娘子是急着要和为夫滚床单吗?为夫好幸福!让为夫想想,要不我们就天当被地当床,试一下怎么样?” 这脸皮……堪比城墙!楚倾瑶表示甘拜下风。 轩辕炙伸手将她揽到怀里,手臂上的力量越来越大,似乎想把她揉进骨头里,与自己的血脉相融合。 楚倾瑶有些诧异,这样的轩辕炙似乎心里装着无尽的心事。她仰头,对上他墨染似的眸子,“炙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 轩辕炙忽然俯下头,吻上她的耳垂,“我哪有什么事瞒你,只是觉得娘子秀色可餐。” 她惦起脚来,送上自己的樱唇,与他吻得难解难分,如火如荼。 直到身后传来马蹄声,他们才恋恋不舍的结束这一吻。轩辕炙又在她唇上印上一吻,“阿楚,我们要个孩子吧?” 不是说好了不要的吗? 楚倾瑶不解的望着他,更加确定轩辕炙有什么在瞒着她。 她记得他说过,等他们的孩子一出生就能俯视整个夜染大陆,在昆仑境随意玩耍。如今胜负未断,他怎么会着急要孩子? “若是阿楚不想要,那就等以后。”轩辕炙牵住她的手,与她十指相扣。 马车停在身后,花惜陌扶着容秋雅下来,容秋雅激动的看着河水,然后坐在河边休息。半个时辰后,大家继续上路。 晚上的时候,他们歇在一家客栈。 轩辕炙拥着楚倾瑶,有些落寂,“阿楚,你真的不想现在要孩子吗?” “也不是不想,只是觉得现在时机不对。”楚倾瑶用手指在他胸前画着圈圈,“其实我也很想给你生个孩子,可我又怕万一我们两个……”那孩子怎么办? 轩辕炙用力抱紧她,“那就先不生。” 他本来是想给她留个孩子,好陪她度过余生。现在想想,又觉得自己太自私,如果没了孩子,阿楚就可以去寻找另一段幸福。 半个月后,他们到达九天宗所在的山谷。 倒塌的木屋,死去的枯树,都在诉说着这里曾经的热闹。轩辕炙觉得心口发滞,酸疼酸疼的。 他来到马车前,“秋雅姑娘可曾来过这里?” “我没来过,但我记得大伯曾经说过,庵堂在他住的西北方向。我们往那边走走吧!”容秋雅望着绿草如菌的山谷,想像着大伯的样子。 “庵堂叫什么名字?”轩辕炙问。 “桃花庵,因为那里有好多的桃树。” 轩辕炙对七杀道,“你往那边去看看,有了发现就回来禀报。” 一个时辰后,七杀回来。“王爷,确实有家桃花庵,但庵内早已荒芜,没人了,就连桃树都被砍了。” 轩辕炙的目光变得阴晴不定起来,对着大家道,“过去看看。” 到了桃花庵,容秋雅向里面奔去,她跑过荒凉的庵门,跃过干裂成柴的桃树林,最后停在了住持师太的房间外。 “师太。”她叫。 见没人回答,她又急急的推开门往里走。当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蜘蛛网,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,呜呜哭起来。 “怎么会这样?我走的时候,这里还好好的?师太她们都去哪了啊?” 花惜陌扶住她,“秋雅,别哭了。如果人还活着,我就能替你把她们找出来。” 容秋雅抬起水汪汪的双眼,“惜陌,真的能吗?” “嗯。” 轩辕炙对着七杀一使眼色,七杀立刻离开。 “秋雅姑娘,你也别太伤心了,晚些时候,你把要找的人名和主要特征一并写下来,我们替你去找。” 容秋雅感激的道,“若是能找到,就真的太好了。” “今晚,我们就在这休息,明天再走。”轩辕炙说完,暗卫们就动手收拾房间。 晚饭是花惜陌做的,炖了一大锅的鱼汤,还有一盘凉拌野菜,就着带来的干粮,大家也吃得有滋有味。 七杀回来时,轩辕炙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 “王爷,我在附近找到个樵夫,他说这庵里的人全都死了。” 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轩辕炙问。 “听说是五年前,他说那时候,他经常担着柴来庵里卖,突然有一天,他再来时,这里已经没有活人了。” “明天把樵夫带过来,本王有话问他。”轩辕炙皱眉,既然是常来庵里卖柴的,就有可能认识容秋雅。 七杀马上知道王爷要问什么,赶紧道,“王爷,属下问了,他说确实有一位小姑娘,长得眉清目秀的。那些死人全是他埋的,他说当时还纳闷,小姑娘哪去了。” “还是把他带来,当面对一下。”轩辕炙挥手,“你下去吧!” 楚倾瑶在床上叫他,“炙,你不觉得奇怪吗?惜陌说他们回来时,一直被人追杀。可我们这一路走来,竟然平安无事。” 轩辕炙脸色一冷,“被你一说,我也觉得奇怪。其实很好理解,也许他们是不太确定容秋雅的身份,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想确定一下我和九天老人的关系。” “你是说,背后之人一直不知道你出身九天宗?”楚倾瑶有些急,“那是不是说,九天老人在他们手里?” 轩辕炙眼中布满戾色,若真如此,他一定要先把师父救出来。 等他上床时,气息已经平和,他拥着楚倾瑶,“睡吧!”可他哪里睡得下,他猜测着幕后之人,不是境主就是童芜。除了这两人,好像其他人也没这个能力。 庵堂的早晨,微风拂动,一片寂静。 楚倾瑶推开房门,想像着很久以前,这里一片桃花盛放,百鸟齐鸣,那时的桃花庵,应该是一片世外桃源吧! 远处有脚步声,是七绝带了樵夫回来。 “王妃,我把人带来了。” “嗯,进屋吧,我去叫惜陌他们两个。” 当容秋雅一进屋,樵夫就露出震惊之色,他往前走了几步,再三确定之后才喜极而泣的道,“容姑娘,真的是你,你没死?” 容秋雅呆了下,急切的道,“王大叔,看到你真是太好了,你看到师太她们了吗?” 樵夫难过的看着她,“容姑娘,师太她们都死了,就葬在不远的地方。” 容秋雅身子一晃,脸上血色顿失,喃喃自语道,“怎么会是这样?我走的时候,明明一切还好好的。” “我也不知道原因,我送柴来的时候,就发现人都死了,便将他们葬了。”樵夫红着眼睛,“世事无常,还请姑娘节哀。” 容秋雅握起了拳头,愤愤的道,“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害死了师太,我一定要杀了他。” “师太的坟就在不远处,姑娘可以到坟前去看看。”樵夫抹了把眼泪,“惨啊!整个庵堂十几口人,无一活口。” 容秋雅看向花惜陌,“惜陌,我想去师太坟前看看,你陪我好不好?” “走吧!人死不能复生,你也不要太伤心了。”花惜陌和容秋雅跟着樵夫走了。 轩辕炙问七杀,“这附近再没有其他人了?” “没有。”七杀皱眉,“属下把方圆几十里都跑遍了,就找到这么一个活人。说来也奇怪,就剩他一个人了,他怎么不走?” 轩辕炙一惊,“快去保护容秋雅!阿楚,我先过去。”话落,他就向远处飞去。速度之快,让人只看到一道残影。 同来的暗卫立刻分出去一半跟着王爷走,剩下的站在原地待命,守着楚倾瑶。 “王妃,王爷怎么这么着急?”七杀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。 “他怀疑樵夫是杀手,快点七杀,我们也过去。”楚倾瑶一拍脑门,暗怪自己笨,这么明显的漏洞,她竟然没发现。 等她和七杀追上大家时,就看到容秋雅一身是血的被花惜陌抱在怀里。旁边还有一些暗卫,不知道轩辕炙去了哪里。 “惜陌,王爷呢?”她问。 “去追樵夫了。”花惜陌焦急的道,“倾瑶,快点帮我看看秋雅,她受伤了。”FL"jzwx123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走吧!”楚倾瑶说完,追烟就从房里出来。

第622章鬼医杀人了 这些年,师父就是白谨最亲近的人。此时此刻,她却觉得无颜去面对师父,她咚一声跪到了地上,“师父,是弟子的错,如果师兄有个什么,谨儿就去给师兄陪葬!” 天术老人也是一脸悲痛,弯腰扶起白谨,“谨儿,不是你的错,你先起来。你师兄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。” 白谨哭得泪如雨下,又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,怕影响到屋里面的楚倾瑶。 “王爷,麻烦你帮我守在这里,照顾着谨儿,宾客还在,老夫去看看。”天术老人不敢再呆在这里。这些年,他与两个徒弟的感情早已胜过亲生,守在外面的这种痛,让他窒息,他怕再呆下去,就会晕厥。 天术老人走了没多久,楚倾瑶就推开房门走了出来,她眼圈发红,情绪十分低落的看向白谨,“皇姐,对不起!我……” 白谨身子一晃,就向屋内冲去。 轩辕炙焦急的一把拉住楚倾瑶,“阿楚,真的救不了吗?” 楚倾瑶无力的摇头,鬼医那一刀,已经彻底斩断了秦心远的生机,就算她拥有最先进的医疗系统,在死人面前也无能为力。 她吸了口气,“炙,我们进去看看皇姐吧,别让她做什么傻事。” 轩辕炙放开他,“我要去杀了鬼医,要让他血债血偿。” 楚倾瑶抬起头,泪眼婆娑,“我知道鬼医做出这样的事,非死不可。可我总觉得他今天表现出来的情绪,不像他的。可不可以等他醒了,让我先问个清楚?” 轩辕炙愤怒的看着他,“不像他自己的情绪?那你了解以前的鬼医吗?他以前明明一直就是这个德性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你想告诉我一个没脸没皮纠缠了皇姐十几年的人,本性是善良的?阿楚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难道就因为他是你的徒弟,你就要帮他逃脱惩罚不成!” 楚倾瑶知道他正在气头上,淡然道,“我只是想问个明白,但你放心,不管做什么事,我都只求问心无愧。秦师兄是他杀的,就是他杀的,我要怎么帮他逃脱?” 轩辕炙疑惑的看着她,“和一个杀人凶手,你有什么好问的。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,你执意要问,我也不拦你,但他必须死。” 楚倾瑶暗自叹气,脑中闪过和鬼医共处的时光。那时候,他们一台手术一台手术的做,把一个又一个面容残疾的孩子变回可爱的小天使。就算鬼医曾经被人所不耻,但那时候的他,真的是善良的。 一个面对小孩子都那么善良的人,在面对所爱之人成亲时,怎么会忍心去下杀手?他那么喜欢皇姐,怎么可能会致皇姐于万劫不复之地,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来? 不是他偏心鬼医,而是这件事太过古怪。 见轩辕炙冷着脸进屋去看白谨,楚倾瑶转身要去找天术老人。正好迎头碰上芸篱和无双,他们两人看起来神色非常焦急。 一看到她在这里,无双的心就是一沉,这种时候,阿攸应该在抢救秦心远才对。“阿攸,你怎么在这里?” “王妃,我师叔的伤是不是没什么大碍?”芸篱还以为秦心远伤得并不重。 “他已经去了。”楚倾瑶躲开芸篱的目光,没救活秦心远,她觉得对不起所有人。 芸篱难以置信的看向无双,忽然一撇嘴哭了起来,师叔死了,师公该有多伤心啊!她道,“我去看看师公!” “站住!”无双拉住她,“天术老前辈还在前院,芸篱,这件事晚些时候再告诉他。” “阿攸,鬼医是你的徒弟,他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?好像很不正常。”无双回忆着今日的情景。他也爱过一个女子,哪怕得不到,他也做不到怨恨。更做不到去杀了她的爱人,就算她想要的幸福是别人给的,他也只会祝福。” “无双,跟我去看看鬼医,我想问个明白。”楚倾瑶难掩悲伤,苦笑道,“我收他为徒,一是他医术好,又肯下苦功夫去钻研,二是看中他内心并不坏,说实话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不管谁告诉我今日之事,我都觉得是诬陷,鬼医绝不会干出这种事。” 说完,她又看向芸篱,“你们一般时候,会把犯人关在哪里?” “跟我来吧!”芸篱道,“不远处有几间废弃的屋子,我们去那边看看。” 鬼医确实被关到了这里,空荡荡的屋子,连张床都没有,鬼医就被扔到了地上。此时他浑身是血,没有意识。 楚倾瑶心里一痛,毕竟他喊她一声师父。发生这种事,真是她太大意了,她虽然担心鬼医会来,却没想到他会如此疯狂。 她红着眼睛蹲下来,“鬼医,你能听到我说话吗?” 见鬼医没反应,她看向他还在流血的前胸,一边替他止血,一边打开了医疗系统。检查结果出来后,她脑子里嗡的一下,几乎坐到了地上。 “阿攸,你怎么了?”无双还以为他是太难过,伸手把她扶了起来。 楚倾瑶一把抓住无双,“无双,他中蛊了,他的脑子里有蛊虫,他一定是被人控制了。” 无双震惊之后,也深感无力,就算鬼医被蛊虫控制,可他杀了秦心远也是事实。在众目睽睽之下行凶,尊门能放过他吗? 还有轩辕炙,那么在意这个皇姐。鬼医让他皇姐一成亲就守寡,这个仇轩辕炙怕是很难放下。 “会是童芜吗?”他觉得后背发凉。蛊虫这种东西,真是令人敬畏,竟然能生生控制得了人的思绪和行动。 楚倾瑶脸色惨白,“芸篱,这附近有床吗?我想先帮他把蛊虫解了。” “隔壁的屋子里就有床。”芸篱说完,无双就把鬼医抱了起来,跟着芸篱去了隔壁。隔壁的房子明显也是弃用的,地上落了一层灰。 楚倾瑶蹙眉,这么脏的地方根本无法处理伤口。他对无双道,“你们先别进来,我先把屋子打扫一下。” 芸篱很快找来要用到的工具,先将窗户打开,两人就开始打扫。收拾好之后,楚倾瑶又在屋里撒上消毒药水,然后才让无双把人放进来。 等无双出去后,她马上从系统中拿出无菌服换好,给鬼医也进行了全身消毒后,才开始替他处理伤口。 自从给轩辕炙和修夜解蛊之后,她的系统中就一直备着解蛊的药材。所以等他处理完伤口后,就直接把蛊给他解了。 此时已经是深秋,空房子里气温很低,已经不太适合养伤,她只好把自己放在系统中备用的被子给鬼医盖上。 她双眼发干的从里面出来,见无双还守在外面。歉疚的道,“我自己看着就行,你去看看芸篱。” “这里她熟悉,用不上我。”无双怕轩辕炙过来,会和她起冲突。 虽然他们知道鬼医被人设计了,身上有蛊,但外人未必肯信。阿攸与鬼医师徒一场,她夹在中间很为难。 楚倾瑶回身关上门,靠到了墙上,“如果鬼医醒来,发现是他杀了秦心远,估计连死的心都得有。” “他如果真喜欢白谨,醒了之后,都有可能会以死谢罪。”无双心头升起一股悲凉。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头上,他怕是也会生不如死。 “我只是怕别人不信他中蛊。”楚倾瑶蹙眉,刚才她可能太心急了,应该请天术老人过来诊脉之后再解蛊的。 “对,大家都知道鬼医医术高,就因为这样,才没人会信他那么容易就中蛊了。”无双也是一脸担忧。 特别是尊门中人,肯定会让他一命抵一命。 楚倾瑶闭上了眼睛,觉得好累。童芜这个败类,怎么哪都能插上一脚?轩辕炙不是说他去医门了吗?他是什么时候给鬼医下的蛊? 一切的疑问,都只能等鬼医醒了再说。 随着时间的流逝,楚倾瑶觉得备受煎熬。她觉得自己不应该一味的守在这里,应该去做点什么。她看向无双,“你替我看好他,我去看看皇姐。” “阿攸,鬼医是你徒弟,你这种时候过去,别人也未必愿意看到你。”无双怕她过去会受委屈。 楚倾瑶咧了咧嘴,“徒弟做错了事,我这个当师父的自然有责任。我救鬼医,是想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,至于他最后是生是死,全看造化吧!” 如果鬼医杀的是别人,她哪怕豁出命去,也会护住他。可他偏偏杀的是秦心远,是皇姐的新婚丈夫,是天术老人的爱徒! 她不怕得罪人,而此时,她真的迷茫了,不知到底要如何做才好。 她刚走了十几步,就见轩辕炙黑着脸一身冷气的过来。一看到她,他就道,“鬼医在哪?” 楚倾瑶看着轩辕炙,“我刚给他解了蛊,还没醒。” 轩辕炙疑惑的看着她,嘲弄的轻笑,“阿楚,这是你想出来的主意?想要用中蛊来帮他逃脱?” 楚倾瑶一愣,“你就这么不信我?” 正在气头上的轩辕炙,一下就读懂了她眼中的失望。他心里一痛,歉意的抱住她,“信,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信,可他中蛊了又怎样,他可是杀了秦心远!鬼医不死,皇姐心中的痛要拿什么去平息?阿楚,今天她才刚刚成亲,就守寡了。她这一生还很长!”快看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第323章要带左相走 孙姨娘就算要搬家,也应该先告诉他们一声才对。以前云暮那么商量孙姨娘,她都不搬,怎么会突然就走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 她眸色一转,就直奔左相府而去。除了左相和北宫子鸢,她想不到什么人能够逼走孙姨娘。到了左相府,守门的小厮正好认识她,陪笑上前来,“小的见过炙王妃,王妃来得不巧,老爷和夫人都不在府里,不如王妃改日再过来。” “让开!”楚倾瑶跃过他就往里闯。小厮跟在后面,大叫道,“炙王妃,老爷和夫人真不在府上。” 楚倾瑶冷声,“那本王妃就进去等他们回来。” 小厮无法,只好去找相府管家。管家气喘吁吁的赶过来,“炙王妃,我马上派人到府门口迎老爷,王妃先随老奴去会客厅喝杯茶。” “这是我自己娘家,我想去哪还用你管?”楚倾瑶面色一冷。 漫天妖早没了嘻笑的表情,冷着脸盯着管家,“我看你体质不错,用来试毒最好不过。再敢跟着,我就把你毒聋毒哑,让你变成个废物。” 管家吓得停下来,直到他们不见了,才又硬着头皮在后面不远不近跟着。楚倾瑶先去了孙姨娘当年住过的院子,见那里落叶满地,根本没人,又把左相府从前到后都搜了一遍,才失望的停下。 “丫头,走吧!一会我让毒门的人帮着查查。”漫天妖位住她的手,发现她手心冰凉。心疼的抱起她飞出相府,“她们母子俩个,不会走太远,放心吧!很快就能查到。” 楚倾瑶叹气,是她疏忽了,云暮信里还特意交代,让她帮着照顾孙姨娘母子。现在人都不见了,一定要找到。 晚些时候,楚亦群和北宫子鸢一同归来。管家赶紧把事学了一遍。楚亦群大怒,“孽种,谁给她的权利敢来搜我的左相府?没教养的东西,就算飞上枝头也当不了凤凰。” 北宫子鸢道,“可说了来找什么?” “她进来之后,一言不发的就是搜。”管家抱怨,“奴才想拦也拦不住,她还带了个男人,那男人扬言要把我毒聋毒哑……” 北宫子鸢一愣,已经猜到了漫天妖。不屑的冷笑,“亦群,你这个女儿蛮横无礼不说,还不守妇道,这炙王还没休她呢,就和毒门余孽亲亲我我,出双入对了。” “他不是我女儿。”楚亦群恼怒,“她是她娘和野男人生下的孽种。” 北宫子鸢看了眼管家,“大少爷怎么没拦着她?”说完顿觉不妙,怕是晨儿又溜出去了。她才刚想到这,就听管家唯唯诺诺的道,“夫人,大少爷出去了,奴才……” 楚亦群听完,气愤的踹了他一脚,“没用的东西,赶紧带人出去找。晨儿要是出事,我非第一个宰了你。”管家一溜烟的跑了。 楚亦群一边担心着儿子,一边想到了死去的楚玉儿,玉儿多好,那时候从来不让她操心,柔柔弱弱的,还很文静。如果不是后来……哎! 想着想着,他就道,“鸢儿,我们都在这里,还是快点派人过去把瑾儿也接来吧!我还没见过这个女儿。” 北宫子鸢正心烦,不满的道,“她独自跑出赤罗国,不知道野到哪去了。”反正瑾儿的身子是男的,又不会吃亏,所以她这个当娘的也没太担心。甚至心里隐隐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孩子,而羞于启口。 楚亦群一听就着急起来,“子鸢,你不是说瑾儿有自己的护卫队吗?怎么会找不到她?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人,要是出了事,我们还活不活?” 北宫子鸢大怒,指责道,“晨儿出了这么多次事,我也没看你去死!”要不是她另有目的,早就卷铺盖走人了。真不知道她当年是怎么看上他的,出了事也只会忍,哪像个男人。 楚亦群被她说得哑口无言,半天才道,“我去找那个逆女问问,她到我左相府来耍什么威风。” “你站住。”北宫子鸢叫住他。见他一脸诧异,耐着性子道,“她有炙王撑腰,我们……惹不起!” 楚亦群没想到她会阻止自己,其实他又哪里愿意去面对炙王。只好心疼的道,“鸢儿,委屈你了。” 北宫子鸢等的就是他这句话,摇摇头湿了眼眶,“这里毕竟是天琼国,没人会把我这个长公主当回事,如果是在赤罗国,谁敢如此对我!亦群,我都想回家了。那里虽然没有你,但我受人尊重,不管我做什么,我皇弟都会给我撑腰。” 楚亦群一阵紧张,把她拉到怀里,柔声安慰,“鸢儿,皇上不是已经好了,他会想法子收拾炙王的,炙王一倒,那个逆女就会以同罪论处。” 北宫子鸢有些激动,“还有晨儿,自从来了天琼之后,受了多少委屈,你这个当爹的替他出过气吗?赤罗国就不一样了,那是我们北宫家的天下,有我皇弟在,谁敢欺负我们母子。” 楚亦群一阵愧疚,回想从极北回来后,自己真的是处处受压,好像一直就没抬起头来。而且每一次的事,都会和那个逆女扯上关系。当年自己怎么就没狠心把她浸死! “鸢儿,再忍忍,皇上很快就会收拾炙王的。” 北宫子鸢苦笑,“这里再好,我们也不是皇亲国戚,亦群,我真想回去了。回去后,我不说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最少晨儿不会受委屈。他也是你儿子,你就不心疼?” 楚亦群替她捋了捋滑到额前的头发,“鸢儿,你要是走了,我怎么办?” 北宫子鸢扬起脸庞,“亦群,你和我走吧!以你的才能,皇弟一定会给你个高官做。”这是楚亦群从来没想过的,一时间沉默起来。 他虽然人品不好,却从未想过要背叛天琼。当年的寒窗之苦,历历在现,后来他进了朝堂,在金殿上发誓,此生必效忠于皇上。北宫子鸢的话,让他迷茫。 见他不说话,北宫子鸢有些恼,“你不愿意?” “鸢儿,让我想想。我在天琼经营了这么多年,去了赤罗国我可是一无所有。”他眉心紧皱,迎来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难题。 去,有妻有子,事业要重新开始。不去,孤家寡人,却是人人羡慕的左相。 楚倾瑶和漫天妖一离开相府,漫天妖就道,“丫头,先搜城吧!如果是自己走的,她一个女人领个孩子,绝不会走远。” 楚倾瑶点头,“我回王府一趟,让七绝他们帮忙。” “好,我也去找逆风。”平日里京里的属下,都是由逆风管理。 楚倾瑶先去了一趟贺兰将军府,把孙姨娘失踪的消息告诉给贺兰唏,贺兰唏听后不由大急,赶紧调集人手全城搜查。 楚倾瑶也赶紧回府,让七绝他们帮着找。一天之后,大家把整个京城都翻了一遍,也没找到孙姨娘。楚倾瑶无法,正准备给云暮写信,贺兰唏就来了。 “楚倾瑶,你说会不会是北宫子鸢干的?” “有这个可能。” “那我马上去把她抓起来,严刑逼供,不信她不招。” “她要是就不招呢?以她赤国罗国长公主再加上左相夫人的身份,你没证据就动用私刑,闹到皇上面前,也是没理的一方。”楚倾瑶也急,可她有理智。 “那怎么办?难道不找了?”贺兰唏最近去了趟边关看父亲,也是昨日刚刚回来。 “怎么可能不找,我已经让人注意北宫子鸢了。还要把消息告诉云暮,以防有人故意劫走她们母子,好威胁他。” 贺兰唏不赞同,“我觉得不太可能,云暮虽然对孙姨娘母子好,可那是楚亦群的女人和儿子,威胁不到他。” 如果有人就是想利用这一点好呢?楚倾瑶第一个想到了宇文景瑞。但愿不是那样! “我回去就写信把这事告诉云暮,让他小心提防。”贺兰唏火急火燎的走了。 两天后的傍晚,一车马车踩着关城门的点进了京城。守城的小兵善意的道,“下次想进城早点啊!再晚一步就进不来了。” 车夫对着小兵抛去二两银子,“多谢小哥提醒。” 小兵得了银子,笑呵呵的道,“您慢走,京里住店最便宜的地方是城北,那边的小吃也是京里的一绝。” 车夫一甩鞭子,只余下一串嗒嗒的马蹄声。马车内,凌微雪将车门打开一条缝,看了一小会就打了个寒颤,笑道,“京里果然比踏月谷冷。” 轩辕安替她关好车门,“踏月谷四季如春,可是块风水宝地,如果有可能,我都想一辈子定居在那。就是不知道你这位谷主大人,欢不欢迎我?” “如果我不离开,自然是欢迎你的,要是有一天,我们都走了,怕是给你整座山谷,你一个人住起来也没意思。”凌微雪若有所思。 轩辕安一愣,见她已经移开了目光,并不想多说。他再次打开车门,对着车夫道,“左拐,我们先去炙王府。” 既然回来了,就该先去见一见皇叔,了解一下京中形势。历经生死之后,他对父皇已经带着深深的抵触。 炙王府外,漫天妖正好把楚倾瑶送回来,一眼看到刚停下来的马车。撇撇嘴道,“丫头,我敢打赌,车上坐的是女人。”美N小说"buding7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他竟然说,为了让爹同意他们的亲事,让她和他先生米煮成熟饭。她冷笑,梅知遥,是不是我所有的爱恋,在你眼里都只是一个笑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