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水泵减震垫安装,消防水泵房安装实图,风机吊装可以采用减震垫吗,水泵安装施工方案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7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你少来,你给我老实交待,有没有看上谁家的少年郎啊?如果有,赶紧说出来,好让楚倾瑶去给你提亲。她可是王妃,面子大,一提准成。”楚瑾儿一脸欢笑。

“妍儿,你不用去。我和你说这些,只是不想你误会我。毕竟,你和我还有惜陌,我们就像是一家人,只要有一丁点的可能,我都会尽力的去救。”

“公子,产婆着急要水,麻烦你让一让。”丫环火烧眉毛般的走了。

第413章那晚也是你 当今皇上后宫只有一后两妃三个女人,只要他放出消息,皇上要选妃,这些大臣们定会挖空心思,把家中的女儿往宫里送。 敢嘲笑他这个皇叔,那他就给皇上也找点乐子。 轩辕澈脸一僵,双手在胸前合十,求饶道,“皇叔,是朕失言了,皇叔可千万要放过皇侄,皇侄可不想整天被一堆女人吵得心烦。” 轩辕炙被他的模样逗笑,“还什么皇侄,你要自称朕!” “朕就算是皇上,也是你的皇侄。”轩辕澈一脸无赖,“皇叔,今日天色不早了,朕就留宿在炙王府,明日同皇叔一同进宫早朝。” 轩辕炙拿皇上没办法,只好命人赶紧收拾一间屋子出来。 天黑之后,漫天妖独自去了济世药铺。楚倾瑶觉得无聊,便从春风阁后院翻了出来。她漫无目的,随心所欲的往前走。 直到她停在了一扇熟悉的大门前,才惊觉竟然走到了炙王府。心里一酸,脑子里又回想起,那一晚,轩辕炙那一声一声动情的呼唤,阿楚,阿楚…… 那一晚,也许是药性太烈,他疯了一般的要她,而她却觉得甜蜜。忽然,她又想到他府上的那个女人,轩辕炙,听说她有了你的孩子…… 她心里一疼,如果没有她,我都要原谅你了呢!一阵夜风刮过,她觉得脸上一凉,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。 轩辕炙,如果我现在进去找你,你还会要我吗?应该不会,那个女人已经有了你的孩子,而我也不愿意和别人分享你。 与其这样,我宁愿得不到。我要的,只是完整的你。 她转身要走,忽然大惊失色,不知何时,她的身后竟然站了一个男人。那人见她回身,伸出手臂一把将她揽进怀里,他的力道很大,像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。 她挣扎,那人忽然噙住她的唇,一个转身,将她抵到了墙上。楚倾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唇舌已经迅速被人占领,搜刮着她口中的一切。直到把她的空气全部抢走,他才改为轻轻描摹她的唇瓣,一下一下,带着无尽的爱意…… 楚倾瑶被吻得晕头转向,连站的力气都没了。男子忽然含了下她耳珠,带着无尽的思念,“阿楚,我知道是你,那晚也是你!”你身上的药香做不了假。 楚倾瑶一惊,猛的将他推开,冷声道,“炙王,你敢非礼毒门中人,是不是活够了?” 轩辕炙眉眼含笑,“不如你杀了我?” “有病!”楚倾瑶推开他,逃也似的走了。 轩辕炙舔了下嘴唇,阿楚,你跑不掉的。一回到天寂阁,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,七杀不解,“王爷,可是有什么心事?” “七杀,你胆子渐长啊,都敢研究起主子的心思了?”轩辕炙冷声。 七杀一缩脖,“王爷,属下只是想帮王爷分忧。” 轩辕炙抬眼打量他,“你把七绝给我叫过来。” “属下马上就去。”七杀想着七绝最近的表现,心里就是一喜,七绝一来,肯定能把自己从王爷的怒火下解救出来。 果然,七绝一来,轩辕炙的脸就是一沉。 “七绝,你潜伏在毒门,可查出了漫天攸到底是不是王妃?” “属下觉得,很有可能。”七绝挑了个婉转的词。 轩辕炙听完,就是一声怒哼,“你查了这么久,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,七绝,本王是不是太惯着你了?” “王爷恕罪,属下这么说,也是有根据的。”七绝急忙解释。 “说。” “在毒门的这些天,属下发现,漫天妖他们两人都是分开住的,似乎并不想他扬言的那样,是他的女人。” 见轩辕炙的神色有所缓合,七绝又道,“而且属下觉得五皇子似乎知道实情。” “本王自己已经知道了,还用问他?”提到五皇子轩辕安,轩辕炙就有气。如果他真知道实情,却瞒着不说,真应该给他点教训。 “你继续跟在暗处,保护着她。”轩辕炙又道,“轩辕安现在何处?” “凌微雪被人劫走了,他来了京城,当时说好要找王爷帮忙,但不知为何,一直没来。”七绝道。 “他们也是因为这事来的京里?”轩辕炙问。 “后来,他们接到了一封信,信上说要他们来京城赎人。”七绝解释,“但并未指明用什么交换。” “继续跟在暗处,一有不对,马上来找本王。”轩辕炙吩咐。 七绝一走,七杀也想要溜。却被王爷叫住,“七杀,你说用什么法子,才能把王妃逼回来?” 七杀一懵,他……哪知道! 楚倾瑶回到春风阁,见漫天妖不在,应该是还没回来。她让人送了一大桶热水,沐浴后上床睡觉。可一闭上眼睛,就能想起刚刚那个火热的吻。 想着想着,心就是一冷,他和假王妃连孩子都有了。那她又算什么? 轩辕炙,你已经有了别人,为何还要来招惹我?明明是你先放手的。这一晚,因为心里有事,根本就没睡好。早上醒来时,发现漫天妖正坐在院子里喝茶。 “丫头,你昨晚没睡好?”他皱眉。 “没事,只是想祖母了,准备抽时间去看看她。”楚倾瑶向他伸手,“给我一杯。” “丫头想喝,吃了饭的,早起喝茶,伤胃。”漫天妖放下杯子,“你没睡好,用了饭回屋再睡一觉。” “我今天想去京里的医馆走走。”她跟着漫天妖去了饭厅,两人边说边坐下。 “那你说说,我帮你分析分析。”桌上的饭食已经摆好,他将筷子递给她。 “单单指望我们在毒门附近开医馆,慢不说,还突然引人注意。所以我想在各国之间行走,找到机会就开一家。”楚倾瑶已经有了初步设想。 是人就要生病,而且还会生一些只有她能医的病,这样她的机会就来了。医好之后,她不要诊金,只要那人出面,张罗起一家医馆,她只需在幕后操控,再把稳妥的人安插进去即可。 因为毒门一向不插手外面的事,楚倾瑶还以为他不会同意,没想到他只是略一沉思,便果断的道,“丫头做主就好,你是毒门的大小姐,我们都听你的。” 楚倾瑶白了他一眼,“吃饭。” 玖月国定王府。 东方铎的身子一直没起色,前两个月,皇上还隔三差五派人过来关心一下,现在也不问了。 宇文天香见他整日郁郁寡欢,虽然心疼,也不敢多说话,就怕哪句话说不对,惹来他不快。 “王爷,宇文景瑞来了。”侍卫进来禀报。 “带进来。”东方铎让宇文天香将自己扶到榻上。 宇文景瑞一进来,就看出他的情况很不好,冷笑道,“定王是夜夜御女无数吗?怎么短短时间内,身子亏空成了这样?” 东方铎最讨厌别人说他身子亏空,一脸愤怒,“宇文景瑞,不会说话你就给本王闭嘴。” “我来玖月国也好久了,什么时候才能娶到东方丹飞?我父皇新找回了一个儿子,我正急着回去。”宇文景瑞开门见山。 “你们的婚事,也是父皇同意的,自然是越快越好。”东方铎道。 “东方丹飞反悔了,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。要我说她是看你没用了,才敢跟着唱反调。”宇文景瑞暗恼,要不是前些日子,他偷偷离开了一趟,婚事早就成了。 “来人,去把丹飞公主请过来一趟。”宇文景瑞对着外面道。 半个时辰后,有人进来,“王爷,公主说她还要去看皇上,抽不开身。” 东方铎当即气得脸色铁青,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。 他看向宇文景瑞,“我现在的状况,你也看到了,不如你想想法子,把我的身子医好,我保证你能顺利娶到她。” 宇文景瑞眼珠一转,狡诈的笑起来,“王爷放心,你的事我放在心上了。谁叫你是我妹夫呢!” “宇文太子这话说得有歧义,莫不是每一个和她上床的男人,都是你妹夫?”东方铎一脸讽刺。 一想到宇文天清曾经沦为很多男人的玩物,他就对她疼惜不起来,更是对宇文景瑞恨之入骨。一切,皆因这个男人的算计。 宇文景瑞面上无动于衷,心内却将他鄙视到了泥土里。就算知道她被多少个人玩过,你还不是当宝的宠了好久? 哪怕现在,你对她的过去了如指掌,还不是舍不得她! 他道,“你放心,我会帮你留意大夫的。但我还有事,不便久留,就此告辞。” 他前脚才出去,东方铎就指着宇文天清的鼻子骂,“你这个贱人,都是因为你,本王才会如此被人嘲笑,你给本王戴了那么多的绿帽子,自己就不觉得脏吗?” 宇文天清跪到了他面前,“王爷对天清的好,天清永世不忘,余生只有一愿,希望可以照顾好王爷。若是哪日王爷康复了,天清马上就走。” 宇文景瑞在街上走了一会,招出越泽,“你去给东方丹飞传个话,就说他喜欢的楚云暮,已经是苍隼国的二皇子。” “殿下这样做,怕是会将她推得更远。”越泽不解。 “我要的只是将她引到皇城,到了那边,一个臭丫头,还不是任我捏扁搓圆。”加我"buding7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她吃力的扶住绵姨,眼睛死死瞪着刺客,那人很年轻,十八九岁少年模样,眼中却带着嗜血的恨意,似乎与她有着不共戴天之仇,

第77章最好的礼物 “皇上。”香儿怯懦的抬头,水灵灵的大眼睛带着楚楚可怜,轩辕啸忽然拥着她倒在了床上。 香儿可是白柔芷的贴身丫环,将主子的精髓学了个七七八八,虽然是第一次,也将皇上服侍得通体舒畅,到了早上还不舍得离开。 “皇上,该上早朝了。”太监在外面催促。 “香儿,你等着朕。”这边皇上刚走,皇后就命人将香儿抓过来,“给我狠狠的打,打死这个贱婢,竟然敢背主爬上皇上的床。” 香儿不吭声,有些事一旦做了,她就不后悔。 当太监的棍棒落下来时,香儿绝望了。她拼命的叫起来,“皇后,你不得好死,你早晚会遭报应的。” 皇后眉眼立起,“来人,把她给我毒哑了。” 太监很快拿了毒酒上前,按住香儿直接灌了下去。毒哑了香儿后,皇后又命人继续打,直打得香儿皮开肉绽昏死过去,才让人拖出宫喂狗。 太监见香儿姿色不错,脸蛋也没花,便起了贪心,偷偷将她卖到了春风阁,小发了一笔。 等皇上处理完一天的政事,又想起了香儿,赶紧命人去将香儿带过来,太监很快就满头大汗的回来复命,“皇上,香儿被皇后打死了。” 轩辕啸怒哼一声,白柔芷,你真敢! 炙王府内,楚倾瑶翻了两本书,都没查到古武山在哪。喊来红檀,让她多给自己找几本地理图志的书来。 “王妃,如果你想找不在天琼的地方,最好是看夜染地理图志,那里记载了整个夜染大陆的地形。” 原来这里是夜染大陆。 “我只是无聊,想多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,红檀,你快去帮我找来。” 地理图志拿到后,她很快就找到了古武山,原来是在玖月国境内,怪不得她一直查不到。她摸出花惜陌给的令牌,观赏了半晌,否定了先联系花惜陌的想法,那样很容易被轩辕炙发现。 现在大雪封山,她决定年后再动身,她欠轩辕炙的,有机会一定会还。 “王妃,绵姨要我来传话,要你无论如何都要过去跟王爷一起用晚膳。”红檀领了一个丫环进来。 绵姨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? “我知道了。”得到肯定答复,丫环欢天喜地的走了。绵姨可是说了,要是请不来王妃,她就要被卖掉。 “王妃,奴婢去打听一下情况。”红檀也觉得绵姨没安好心。 “不用。”反正一会就知道了。 “那奴婢给王妃打扮打扮。”红檀无视她的反对,将她按到椅子上。 她起身,“把饭给我热着。”绵姨叫她,肯定是鸿门宴,她打扮给谁看! “王妃,奴婢赔你过去。” 她拍拍红檀,“听话,等我回来吃饭。” 等她进了天寂阁,见里面灯火通明,下人们排成队的往屋里上菜,似乎真的有什么喜事。 “王妃。”有人看到她。 她点点头,慢慢走进去。扫了一眼,见轩辕炙不在,只有绵姨和素如一。她走过去,喊了声绵姨。还未等绵姨说话,素如一就不屑的开口,“楚倾瑶,炙哥哥过生日你连礼物都不送吗?” 尼玛,谁告诉我今天是他生日了? 走到一旁坐下,“如一姑娘准备了礼物?不如拿出来让本王妃开开眼。” 素如一得意的哼了哼,“我自然是准备了厚礼,不过可不是给你看的。你有时间还不如想想,等一会炙哥哥来了,你拿什么送他吧!” 楚倾瑶一脸沉静,“这里是炙王府,所有的东西都是王爷的,本王妃还需要送什么礼?只有客人来了才会带礼物。” “你是拿不出来像样的礼物吧?”素如一准备的可是一颗硕大的夜明珠,怕是在整个夜染大陆都找不出来第二颗这么大的。 绵姨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让楚倾瑶相当不爽,她淡笑起来,“本王妃嫁给他,就是最好的礼物。” 素如一大怒,刚要骂楚倾瑶不要脸,就见轩辕炙从外面进来。他一眼看到端坐在那的楚倾瑶,“今天是什么日子,怎么人这么齐?” 素如一急忙迎上去,“炙哥哥,你怎么连自己生日都不记得了?” 轩辕炙一愣,他还真忘了。如果还有一个人把他的生日记挂在心上,那一定是绵姨,他有些感动,“让绵姨费心了。” “我是你亲姨,自然要替你母妃照顾你。”绵姨这话,明显对楚倾瑶不满,楚倾瑶也不在意,跟着大家入坐。 轩辕炙坐在主位上,素如一和绵姨一左一右的围着他,直接把楚倾瑶这个王妃挤到了一边。她自嘲的笑笑,重新选了个座位,正好坐到轩辕炙对面。 轩辕炙看过来,“今日只是家宴,大家吃完好早点回去休息。” “炙哥哥,你看看如一给你准备的礼物。”素如一起身要去拿礼物,轩辕炙拉了她一把,“吃完再说。” 素如一美滋滋的坐下,挑衅的看了眼楚倾瑶,夹了块鳕鱼放到他碗里,“炙哥哥,这是你最爱吃的鳕雪,你快尝尝味道如何?” 轩辕炙看着碗中的鱼肉皱眉,“我不吃鱼肉好久了。” 素如一神色一僵,“那炙哥哥喜欢吃什么?” “我今天没味口,喝杯酒就行。”他拿起酒壶给自己满了一杯,对着楚倾瑶扬了扬酒壶,“你喝不喝?” 绵姨脸色一变,哪有王爷给女人倒酒的? 楚倾瑶端起酒杯走过去,让他给自己斟满一杯,举杯道,“祝王爷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。我胃不舒服,晚膳就不陪你们了,先干为敬。”仰头一口气将酒喝光,放下酒杯头都没回的走了。 轩辕炙的目光变得晦明晦暗,也一仰头喝光了杯中酒,又给自己满上。“炙儿,这些菜可都是如一亲自为你选的,你慢点喝,别伤了胃。” 里面再说些什么,楚倾瑶已经听不见,她一回到碧落院,就喊红檀开饭。 “王妃,你怎么回来了?不是说今晚要陪王爷用膳吗?” “陪完了,赶紧开饭,要饿死了。”她空着肚子喝了一杯酒,胃里火辣辣的难受,只想吃点东西压一压。 这边饭菜刚一端上来,门一响,轩辕炙走了进来。楚倾瑶愣住,一定是喝酒眼花了,他怎么可能过来?她夹了口凉菜放进嘴里,轩辕炙已经走到近前,在她身侧坐下。 “楚倾瑶,你敢骗本王?” 楚倾瑶瞪大眼睛,轩辕炙真的来了啊! 她把自己面前的饭碗推过去,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他这么快过来,明显没吃饭。 “本王不能来?”轩辕炙嫌弃的看了一圈,竟然没酒,对着外面道,“红檀,去拿酒。” 楚倾瑶陪着笑脸,“她们可是为你准备了一大桌子菜,你怎么把人扔下自己走了?”轩辕炙接过红檀拿来的酒,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。 “陪本王喝酒。”他向她举杯。 楚倾瑶利落的端起杯子,轻抿了一口,“我随意,王爷干了。”轩辕炙也不和她计较,一口干了一杯,将杯子推过来,让她倒酒。 一壶酒见底,轩辕炙道,“红檀,去搬整坛的来。”楚倾瑶虽然喝得少,脸也染上了一层红晕,像西天最艳丽的云霞。 酒坛拿来后,轩辕炙拍开酒封倒了两杯,“极北传回消息,已经联系上楚云暮了。” 楚倾瑶举杯,“多谢王爷。”看着她仰头喝了一整杯酒,又给自己满上,轩辕炙开始皱眉。楚倾瑶捏起杯子,“轩辕炙,谢谢你救了我那么多次。” “是你先救本王的。”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就开喝,直到这坛酒见底,轩辕炙讶异的道,“楚倾瑶,没想到你还挺能喝。” 能喝吗?为嘛她觉得全世界都在旋转。 见她喝多了,轩辕炙温柔的抱起她放到床上,替她脱去鞋袜,自己也褪了外衣,挨着她躺下。 楚倾瑶醉得迷迷糊糊,觉得全身好热,伸手胡乱扯着衣襟,没几下就春光外露,看得轩辕炙呼吸一窒,身子一翻,直接吻上她的娇唇。 不知何时,两人的衣衫已经褪尽,满屋都是楚倾瑶无意识的低吟还有轩辕炙隐忍的低吼,有好几次,他都想干脆的冲进去占了她的身子。这种甜蜜的痛苦要把他逼疯了,可他却欲罢不能。 他的吻从她的鼻子一路向下,嫣红的唇瓣,光洁的下巴,优美的锁骨再到她丰盈的胸部,特别是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似乎是在迎合他。 他的眸色变得幽黯,楚倾瑶,你勾引本王的时候竟然敢喝醉! 他不想趁人之危,不知从何时起,他已经在意这个女人了,怕她醒来之后会生气,可她明明是自己的女人,他上自己的女人难道也有错? 楚倾瑶,你给我醒过来。 他俯在她耳际,似说着绵绵情话。怀里的女人却抱住他手臂,把头枕过来,发出均匀而恬淡的呼吸声。 她竟然睡熟了!睡熟了…… 轩辕炙只觉得一股无力感袭来,真心败给这个女人了。 他侧过身子,将她搂进怀里,感受着怀中细腻如瓷的柔软,他这一晚都在煎熬中度过,根本无法入睡。快看"buding7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一看到楚倾瑶就大声道,“宗主,属下来晚了,让宗主受委屈了。”

“我与阿楚只是两个人,住到哪里都行。只是那八万毒军,怕是要好好想个地方安置下来才行。”

“精诚所至金石为开,皇姐其实是个很好的女子。”她道。

直到毒粉散尽,无双才松手,可此时哪还有境主的影子。

直到毒粉散尽,无双才松手,可此时哪还有境主的影子。白烂贱客

“是不是追烟说了什么?”还影这丫头一向乐观,能让她如此伤心的也只有追烟。

“早就听说天琼的皇后娘娘天人之姿,比炙王妃有过之而无不及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