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肝向老,为了乙肝奉献一生的斗士

乙肝向老,为了乙肝奉献一生的斗士

向老为乙肝患者、为传染病研究倾注了大半生时间和全部精力,却经常对人们说:“你们总以为我在付出,可我觉得我一直在获得。”

乙肝向老,为了乙肝奉献一生的斗士

直到今年以63岁的高龄退休前,向老先教授仍然坚持每周都出三次门诊。他每天的生活是这样的:每天天不亮就早早起床,开始读文献、写博客。在书房伏案工作到清晨,便打着手电筒出门上班。“您这么早就来了?”有患者7时就来到诊室等候。没想到他却向患者“道歉”:“医生是为患者服务的,应该比你们来得更早才对啊!”

慕名找向老先看病的患者来自全国各地。为了不让患者白跑一趟,向老先不仅“早到”还“晚走”,每次等看完全部挂号病人,常常已经是下午一两点了。有一次临近下班时,向老先无意间看到一对夫妇在诊室门口徘徊。原来他们来晚了,没挂上号,又估计向老先要下班了,就没敢进来。向老看到后,就把他们叫进来,当即开始诊治。他说:“你们要是今天看不上,又得花冤枉钱,说不定还延误病情。”一席话说得夫妇俩热泪盈眶。

乙肝向老,为了乙肝奉献一生的斗士

开工作室培训基层医生

从“十几年不出医院”到频频出差

今年初,向老终于退休不再招收研究生,可他丝毫没有闲着。原本拒绝搞“工作室”的他,退休后反而又把这件事提上了议事日程,这是因为领导告诉他,工作室的任务之一是培训基层肝病医生。

让向老心心念念的,是目前部分基层医院在肝病治疗过程中仍然存在一些不规范之处。他设想通过工作室,定期对基层医院的医务人员进行培训,“不走过场,不上大课,就以师傅带徒弟的形式,用两周时间,一二级医院的医生每天和我们一起出门诊、查房。乙肝治疗不应该三个医生三个样,100个人说的都要一个样!”为此,他花了一周时间,早早准备好培训讲义。

后辈:他让我迷惘时有精神可依

和向老共事29年的同事回忆,上世纪90年代初期,计算机尚未普及,想要上网看文献,只能用办公室的电脑。有一天向教授急着想来办公室查看文献,走到门口才发现忘了带围墙大门的钥匙,又没有找到值班护士,情急之下翻围墙进了科室,结果把裤子划破了,腿也受了伤,后来值班护士发现了帮他处理了伤口。第二天,护士把这事告诉科室其他同事,大家都笑称向教授是文献痴人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