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比特币信徒离开的启示:叫醒那些侥幸的炒币者吧!

一个比特币信徒离开的启示:叫醒那些侥幸的炒币者吧!


6月10日晚,比特易联合创始人张歆彤发布消息:比特易创始人惠轶于2019年6月5日逝世。


42岁的惠轶有着颇为光鲜的履历,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,后加入IBM中国研究院担任研究员、资深研究员,2006年加入微软担任Surface产品经理、高级产品经理。此后也有多次创业经历,2017年10月创办区块链市场数据分析与服务平台比特易。


多个币圈微信群里流传的聊天截图显示,就在惠轶离世的前几天,他疑似动用客户2000个BTC(比特币),用100倍杠杆做空导致爆仓,亏掉1.13亿元。


一名比特易前员工告诉燃财经,惠轶性格内向、沉默少言,员工在公司做工作汇报时,都会尽量简洁。他并未成家,平时一个人独自生活。该员工猜测,惠轶在创业期间面临的压力可能很难找到亲近的人倾诉化解。


2018年底在市场行情低迷时,比特易曾有过一次较大规模的裁员。此后到2019年初,比特易员工仅剩几个人。此前亦有消息称,今年5月比特易公司就已关闭,但截至昨日,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“在业”。


目前,惠轶家人未发布惠轶去世的讣告,比特易公司层面也未出具正式消息,关于惠轶的真正死因依然扑朔迷离。


疑似加百倍杠杆亏掉上亿


“亲爱的惠轶同学已于2019年6月5日永远离开了我们,当天清晨,我在极大的悲痛中见到了他最后一面。”

这是近日前比特易合伙人张歆彤在朋友圈写下的一段话。


惠轶,区块链市场数据分析与服务平台比特易的创始人兼CEO。在相关介绍中,比特易为数字货币投资者提供市场分析工具、数据指标和风险管理策略,帮助投资者控制数字货币投资风险;同时也为监管机构、行业研究机构提供市场数据监控,项目风险监控,非法交易发现与监控等各项专业服务。


尽管从事数字货币投资风险控制的工作,但业内人士称,惠轶去世,疑似与他此前在OKEx交易平台进行高风险的比特币合约交易有关。


[b]燃财经梳理发现,单从时间顺序上看,两者确有衔接。


“保佑下午瀑布形成,我下半年就不用干活了。”5月31日13:15左右,惠轶在一个500人的区块链投资群里发出这句话。


就在几个小时前,比特币市场迎来一场“瀑布”式暴跌。5月31日零点,比特币价格从8928美元的高点在一小时内跌至8640美元;此后从凌晨3点到凌晨5点,再次从8620美元跌至8200美元左右,最低一度下探至8010美元。


一个比特币信徒离开的启示:叫醒那些侥幸的炒币者吧!


5月31日某平台上比特币的价格走势


根据当天流传出来的聊天截图,惠轶称“我在瀑布前5分钟,开了10个BTC的100倍杠杆空单玩玩”、“准备拿到交割了”。如果时间刚好卡在比特币价格大跌前操作,意味着他通过这100倍杠杆获得不错的收益。而此后他称“今天早上大概又开了600BTC的空”,也侧面印证了其通过杠杆已获得了收益。


实际上,5月31日早上6点至9点,比特币价格处在小幅上涨的状态,惠轶开出600个比特币的空单似乎未能带来预想的收益。


直到午后,惠轶再次判断市场将迎来一波“瀑布”式下跌,于是他再次下注。根据流传出的消息,惠轶疑似动用了客户2000个比特币,用100倍杠杆做空。这才有了他那句“保佑下午瀑布形成,我下半年就不用干活了。”


然而市场的反应并未如其所愿。根据交易平台的盘面数据,当天13点至15点,比特币价格从8108美元涨至8320美元,前1小时内涨幅1.13%。


比特币价格不跌反升,这一次惠轶又判断失误,而且还用了100倍杠杆。


所谓100倍杠杆,是指投资者在做合约交易时,向平台抵押1%比例的保证金即可进行交易。这种情况下,当市场偏离预期的波动幅度超过1%,便会出现爆仓。惠轶使用了100倍杠杆看空比特币,假如满仓操作,当比特币价格上涨1%,其账户内资金将会损失殆尽。当天下午,比特币的价格在第一个小时内就上涨了1.13%,这意味爆仓几乎已成事实。


根据当天的比特币价格,1个比特币合人民币5.6万元,2000个比特币共计1.13亿元。


此后,再未流传出惠轶的信息。直到6月10日,他去世的消息传出。


不过,目前惠轶家人未发布惠轶去世的讣告,比特易公司层面也未出具正式消息。


自掏腰包发工资


惠轶尽管并非知名人物,但履历也颇为光鲜。


公开资料显示,惠轶2003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,为编辑出版学学士和管理学硕士,随后加入IBM中国研究院担任研究员、资深研究员;2006年加入微软担任Surface产品经理、高级产品经理。


2008年从微软离职后,惠轶创办了北京途拓科技有限公司;2014年创办P2P平台花果金融,并出任CEO。在P2P最热的2015年初,惠轶选择退出花果金融,在“E租宝”事件前便离场。


同样在这段时间,惠轶将手中所持股票套现,躲过“A股危机”。此后,他进入长江商学院,攻读EMBA。


因为接连躲过了“A股危机”、“E租宝”事件,朋友送惠轶“逃顶侠”的称号。


离开花果金融的惠轶,在2016年初又创办互联网金融项目神仙有财,希望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匹配产品,而平台的资产端则以上市公司大股东融资项目为主。


据公开信息显示,神仙有财曾与P2P平台夸客金融联系密切,当时神仙有财平台上的消费金融资产由夸客金融提供,夸客金融也对神仙有财供应的资产提供债权回购。此后2018年夸客金融暴雷,惠轶离开神仙有财。


在离开神仙有财之前,惠轶就进入区块链领域。2017年下半年,比特币市场迎来一轮暴涨。看到好时机的惠轶创办比特易,打算做一款数字货币领域的“同花顺”。


早期,比特易颇被市场看好,甚至引来知名投资机构的关注。按照此前的消息,2018年4月,比特易宣布获得软银中国资本、蓝驰创投的A轮战略投资。当时惠轶在介绍时称,这是软银中国投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。不过日前软银中国否认了该笔投资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比特易投资方全是个人,没有机构参与。


 

比特易官网给出的融资信息


“用数据去刻画整个市场存在的风险,根据不同的用户画像提示大家如何具体操作。”这是惠轶对比特易的理解。最初的比特易,只提供市场数据,并没有形成好的盈利模式。


一位比特易的前员工告诉燃财经,当时的比特易背后有投资人的支持,“一开始是没有资金压力的。后来到了下半年,环境越来越差,公司资金开始紧张。”


这名员工还记得,惠轶偶尔会自己炒币,但从不鼓励员工炒币,“当时员工都很年轻,很多都是90后,大家生活开支都比较大,要是亏了你怎么赔?”


不过也有其他员工表示,当时公司内部有员工跟风炒币,结果最后把房子都搭进去了。


2018年12月,公司资金越发紧张,“公司效益不好,还扩展业务推出了分析软件,但没有多少人用。”该员工告诉燃财经。此后,包括该员工在内的多名员工被裁。


“公司当时已经很困难,一度惠轶要拿自己的钱给员工发工资。”一知情人士称。


 

曾向李笑来“取经”


在比特易前员工丽梅印象中,惠轶有着典型理工男的性格,“他不是一个张扬的人,在跟人交谈时,惠轶从来不会主动跟别人聊一些想法。就算是员工给他汇报工作,也要尽量压缩时间。”


尽管不善言谈,但是惠轶对待员工非常和善。“如果技术或者我们任何一个部门的人事情做得没有达到他的要求,他不会苛责,不会拍桌子骂人,而是非常耐心地督促你,直到你做完。”丽梅说。


另外一个让丽梅略感意外的事是,这位42岁小有成就的创业者,没有自己的家庭。丽梅猜测,“他性格内向,平时有什么事情也没有人倾诉、交流,在创业期间的压力可能也很少有渠道可以化解。”


据介绍,比特易近半年的状况一直不容乐观,为了让公司活下去,惠轶经历过多种尝试。就在2018年底,惠轶还想过孵化一个区块链项目,通过智能合约与零售结合,甚至还专门咨询了币圈人士李笑来的意见。


一个比特币信徒离开的启示:叫醒那些侥幸的炒币者吧!


李笑来与惠轶聊天记录截图来自李笑来朋友圈


李笑来在朋友圈发布的他与惠轶聊天记录截图显示,李笑来称“这不是区块链项目”“打区块链旗号也刷不来流量”。此后该项目作罢。


另外也有消息称,比特易还曾推出数款比特币合约产品,而此次惠轶被爆仓的BTC资金也是来自客户。不过截至目前,尚未有人提出对这笔资金的维权,燃财经也无法核实该资金来源。


致命的合约交易


根据流传出的交易截图,惠轶进行比特币合约交易的平台,为OKEx交易平台。该平台此前曾多次被爆出发生不正常爆仓事件。


一个比特币信徒离开的启示:叫醒那些侥幸的炒币者吧!


一个比特币信徒离开的启示:叫醒那些侥幸的炒币者吧!


一份流传出的惠轶进行100倍杠杆合约交易的截图


2018年3月,10余名投资者称在OKEx上交易数字货币,因为“购买的期货单在达到爆仓线时,未收到短信提醒,未能及时增加保证金造成爆仓”等原因,最高损失200万元。


同年5月,多名用户聚集到OKEx办公地点维权,起因是有投资者在OKEx交易被爆仓,一个月损失300万元。9月,在比特币价格大跌时,OKEx合约出现卡机及登陆缓慢情况,后经抢修恢复正常,然而许多投资者在此期间因未能及时操作亏得血本无归,有人甚至在这次爆仓中亏损400万元。11月,多名投资者再次来到OKEx办公地点维权。


尽管遭到多次维权,OKEx的合约交易至今仍未关闭,且合约交易杠杆最高可设为100倍,让本身存在高度投机性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风险变得更大。


除此之外,燃财经发现,在火币的交易平台,也上线了合约交易。火币合约产品上线时间为2018年12月,火币合约设定了1倍、5倍、10倍、20倍四种杠杆。而上线合约产品的火币,也被爆卷入爆仓漩涡。


尽管自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了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叫停ICO融资等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的行为,但此后国内各大交易所转移到国外继续向国内用户提供“炒币”服务。2018年下半年,央行等部门再次重申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和ICO行为属于非法金融活动,坚持“露头就打”。然而,即使政策严格约束,仍不能阻止投机者入场数字货币市场。


这次,一名学历工作背景光鲜、创业时又小有成就的创业者,最终在炒币的路上以悲剧收场,但不知能否叫醒那些依然抱着侥幸心理的炒币者。(燃财经) AD:[/b]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