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侯门一入似海 深,海昏侯国遗址的考古挖掘,海昏侯博物馆,良辰美景深似海

发布时间:2019-11-03 01:11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陈音音震惊得半天说不出来话,她想到了陈絮语消失了那么久,再回来时,就怀了孩子。难道那孩子不是韩清风的?

此时,韩清风房里,陈絮语正趴在床上低低缀泣。

“阿楚,我听说韩老夫人来了,怎么没留下来用膳?”因为打定主意要走,有一些事情,他要提前交待下去,所以最近他有点忙。

“我信得过追烟。”楚倾瑶道,“他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徒弟,我信他。”

“阿楚,没人会动春风阁。”轩辕炙道,“皇上不是那种小人。”

皇上猜到了陈音音之死,有可能是炙王所为。再加上陈音音活着,对他来说,终究不光彩,也没打算往下深查。

第***章用妹妹换的 宇文天香这才注意到素如一,见她白衣胜雪,与旁边的黑衣那么相配,她的目光顺着黑衣落到轩辕炙脸上,脸倏地红了。 这个男子是谁,竟长得如此丰神俊朗,气度不凡?只一眼,她就心生喜欢。 此生,若能得此男子为伴,足矣! 见她竟花痴的看着轩辕炙,楚倾瑶无语望天,这公主也太不靠谱了吧!眼看着参加医门大会的资格都没了,她还有时间想帅哥。 素如一直接挡住轩辕炙,冷哼一声,“大长老,把人赶走。” 大长老上前一步,“宇文公子,天香公主,请。” 宇文景瑞知道多说无益,杀机四现的环顾整个帐篷一眼,怒气冲天的走出去,宇文天香见皇兄走了,只好去追。 他们一走,大长老见素如一对他使眼色,赶紧道,“炙王,既然事情处理好了,我和三弟还有其他事要忙,告辞。” 轩辕炙看向楚倾瑶,“本王的王妃在医门遇刺,医门有义务为她提供更安全的住处。” 要是以往,大长老肯定拒绝,此时见素如一没反对,便一口应下,“三弟,你在医门内院给炙王安排个院子。” 很快,他们就住进了医门。 三长老给安排的院子很好,有十几个房间,楚倾瑶随便选了一间住进去,轩辕炙和素如一怎么住的,她根本不关心。 因为有伤在身,她一直呆在房里没出来。今日是医门大会开始的日子,七杀过来叫她,“王妃,王爷叫我来接你。” “王爷呢?”她控制不住的问了一句。 七杀略一犹豫,“王爷已经过去了。”楚倾瑶便懂了,他一定是和素如一在一起。 等她到了大会现场,准确的在高台上捕捉到素如一和轩辕炙,只见他们相邻而坐,正低声谈笑,其实真正笑的只是素如一,轩辕炙全程冷着脸。在他们的旁边,还坐着七皇子。 上方的高台是专门为各国皇室准备的,在大家到这里之前,已经将名单递到医门,医门按人数准备座位。如今素如一占了楚倾瑶的位子,她便没地方坐了。 七杀为难的看向王爷,见他根本没看这边,只好心虚的道,“王妃,属下让七皇子想想办法。” “不必了。”楚倾瑶拦下七杀。 她坐哪都无所谓,轩辕炙都不为她着想,这种场合,七皇子能有什么办法? “王妃……”七杀一脸抱歉。 楚倾瑶挺直脊背,淡然的走到观众席,挑了个靠前的位子坐下。在她坐下的瞬间,轩辕炙的目光正好看过来,也只是淡淡的一瞥。等她抬头,他已经移开。 素如一高傲的看着坐在人堆里的楚倾瑶,目色轻蔑,满脸不屑。七皇子也看到了楚倾瑶,偷偷扯了下轩辕炙,“十四皇叔,皇婶怎么坐在那儿?” 轩辕炙抽回衣袖,一言不发。七皇子讨了个没趣,只好闭嘴。 楚倾瑶的目光在高台上看过去,各国皇室来的都是俊男美女,很赏心悦目。她的目光忽然一顿,那个面色邪狞,讥笑着看过来的墨衣男子怎么是宇文景瑞?他不是没资格参加被大长老赶走了吗? 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? 正当她想不通时,一个声音忽然为她解惑。 “宇文天香前晚可是进了大长老房间,大长老如果还想要他那张老脸的话,就得应下苍隼国开出的条件。” “紫衣侯?”楚倾瑶惊讶的看过去。 “瑶瑶,好巧。” 楚倾瑶只能呵呵了,医门大会这么多人,岂不是所有人相遇都相遇得好巧。可她很好奇,宇文景瑞怎么能把自己皇妹舍出去,那可是他亲妹妹啊!就算他能舍得,宇文天香也不一定愿意委身给一个牙都要掉光的老头子。 “宇文天香愿意?” “谈不上愿意不愿意,只是做个样子,又不损失什么,也传不到外人耳朵里去。”紫衣侯好像对这件事了如指掌。 楚倾瑶看向宇文天香,只见她低着头坐在皇兄旁边,话也不说一句像个隐形人一般,看来也是个可怜人。贪上宇文景瑞这样的皇兄,连清白都能被他拿来利用。 “皇家的事,总是藏着各种龌龊,你还是不知道的好。” “那你还说!”楚倾瑶哼了哼,“还有,你没事去那边坐,离我这么近,我还得随时担心被你抓走。” 紫衣侯神色一滞,小声道,“瑶瑶,上次的事,以后都不会再发生,你相信我。” “本王妃凭什么信你?” 紫衣侯脸色发红,堵气似的把脸转向一旁。楚倾瑶也乐得清净,正好台上大长老已经宣布医门大会正式开始。 大会第一项,就是拍卖药材。能被医门拿出来拍卖的,不是珍贵的药材就是保命的好药。一时间,台上台下人人瞪大双眼。 楚倾瑶想到上次,自己吃了轩辕炙一颗护心丹,耳朵也跟着竖起来,要是一会有护心丹拍卖,她一定要拍下来赔给他。 若无相欠,便不会怀念。 见她神情认真,全神惯注的盯着台上,紫衣侯好奇道,“瑶瑶可是看上了什么药,我帮你买。” “不需要。”她眼神都没给一个,“只要你离我远点就行。” 不知不觉,她已经把紫衣侯列入不交往的黑名单。紫衣侯一脸受伤,见台上正拍卖着续命丹,直接加入了抢拍的行列,竟给出了全场最高价,把续命丹从宇文景瑞手上抢了过来。 宇文景瑞大怒,“紫衣侯,拍卖会一直是各国皇室之间的比拼,你怕是没资格。” 紫衣侯挑眉,“本侯有没有资格,要医门说得算。” 此时,医门的弟子已经将续命丹端过来,紫衣侯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把银票,银货两讫,干脆利落。一拿到续命丹,便递到楚倾瑶面前,“瑶瑶,送给你。” 楚倾瑶一愣,他刚才点出的银票最少有上万两,他这是什么意思?她推了回去,“我是大夫,不需要这种东西,你自己留着吧!” 紫衣侯又把药推过来,“瑶瑶,上次是我不对,这个就当是给你赔礼道歉的。” 轩辕炙见他们两个你推我送,拉拉扯扯,脸色阴得吓人。楚倾瑶看都没看他,就算看到,怕是她也不会在意。 素如一嘴角含笑,“炙哥哥,你这王妃还是休了好。医门为各国皇室准备的位置明明在台上,她却自作主张跑到下边找男人鬼混。” 轩辕炙不语,身周凝聚着极低的气压,似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空,沉暗压抑。 一旁的七皇子张了张嘴巴,素如一可真能颠倒黑白,台上明明没给皇婶留位子,难道让她站在大家身后,像个下人一样吗?他想替皇婶解释,又怕激怒皇叔,只好当哑巴。 他不开口,不代表别人不开口。宇文景瑞嘲弄的看过来,“炙王,你看看你的王妃可是当着你的面给你戴绿帽子呢,你看看,她和紫衣侯的关系多亲密。” 他这一句,故意贯上了内力,直接传遍整个会场。 霎时间,各种繁杂嘲讽的目光纷纷落到轩辕炙身上。轩辕炙脸一沉,素如一已经抢先开口,“宇文景瑞,你要是再敢信口开河,我马上就把你逐出会场。” 宇文景瑞一脸不在乎,用传音入密说给她一个人听,“只要本太子一离开高台,那晚的事就会人尽皆知。医门,也不过是淫邪之地。” “你找死!”素如一脸色铁青,不管那晚大长老有没有动过宇文天香,这事都不能传出去,要不然医门就真毁了。 宇文景瑞得意的收回目光,故意大声,“炙王妃,就算炙王另结心欢不要你,女子三从四德的道理约束着你,你也不该另找男人吧?” 宇文景瑞这是里挑外撅,故意把事情闹大。 紫衣侯将续命丹硬塞给楚倾瑶,一脸厉色的起身,“宇文景瑞,拿自己妹妹换来参加医门大会的机会,我要是你,就该好好珍惜,下次你可就没有妹妹再能利用了。” 楚倾瑶拿着续命丹,收也不是,扔也不是,听紫衣侯提到宇文天香,下意识的看过去,只见她头垂得更低,似乎有晶莹的液体从脸上掉下。忽然,她起身跑下高台,消失在远处。 楚倾瑶埋怨地瞪了眼楚衣侯,这种事情怎么能拿到人前来说。宇文天香再怎么说,也是个闺阁女子,以后还怎么嫁人。 前两日,因为宇文景瑞得罪炙王,连累苍隼国被从医门大会上除名,当天就传得人尽皆知,事隔两日,却见宇文景瑞照样出现在高台上,早就引起大家的猜测。 紫衣侯的一番话,刚好为众人解惑。于是众人纷纷脑洞大开,好奇宇文景瑞到底抱上了谁的大腿,将自己皇妹送上了谁的床。 宇文景瑞脸皮再厚,此时也镇定不了。脸色青白交加,真想拂袖走掉,可他不能走,他一定要在大会上买到足够的药材。 “紫衣侯,你敢污蔑皇室清白,这笔帐本太了先记着。”他说着狠话,只希望大会早点结束,好想办法杀了紫衣侯灭口。 医门大长老心惊的扫了眼紫衣侯,这人知道得太多了。他见台上的拍卖已经暂停,不悦的斥责,“都愣着干什么?还不赶紧拍卖下一项。” 轩辕炙见楚倾瑶拿着续命丹坐了下去,脸上更是不悦,连卖拍的药品也不看了,冷眼盯着她。楚倾瑶似有所觉,迎着他的目光看过来。好看小说"HHXS6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阿楚,你醒了?”他翻身一把搂住她。

楚倾瑶愣住,前面她那么说,只是在敷衍帝凤鸣。虽然大家已经是熟人,但她的秘密,也不是谁都可以知道的。

第343章打的好主意 轩辕啸听后,不由大怒,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,“炙王,虎符在朕手上,他用什么来重掌军中大权?” 真是无知! “皇上以为寒修远在滇南只靠虎符管理大军?如果皇上不信,我们不如等着看结果。”轩辕炙冷着脸,觉得皇上真是太得意忘形了。 就拿他手上的暗军来说,就算他没了军符,大军也只会听从他一个人的命令。那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服从,只忠于一人,誓死孝忠。 如果寒修远不回滇南便罢,一旦他平安归去,滇南必反。 轩辕啸看向轩辕火,想试探下这个儿子,“定王,朕夺了滇南将军的大权,你有何看法?” 轩辕火很想发怒,可他知道一旦惹恼了父皇,他这辈子就完了。只好先咬了一下舌尖,逼自己冷静,“父皇,寒将军年事已高,确实不再适合带兵。” 轩辕啸满意的点头,“那定王可有什么好人选推荐?” 要说此时朝中谁最想要滇南的十万大军,非轩辕火莫属,可他再想也不敢说出来。只好违心的道,“父皇,整个夜染大陆,若论调兵遣将,儿臣只服父皇一人,父皇觉得谁能胜任,就是谁。” 这句话把轩辕啸抬得很高,高过了炙王,所以他开心的笑起来,“定王,你能如此想就好,朕还以为你会埋怨朕。” 轩辕炙不想听皇上在这吹嘘,冷声道,“依臣之见,皇上应该马上派人前去整顿滇南大军,同时派人先把寒修远拦下,让他延后再回滇南。” “炙王,朕做事用不着你来指手划脚,”轩辕啸恼怒,本来好好的心情,都被他这一句话给破坏了。 轩辕炙也不恼,淡漠的道,“如果皇上觉得本王多事,本王就闭嘴。要是滇南出了岔子,皇上负责就好。” 其实炙王的话有半数以上的大臣都想到了,滇南兵权一收,绝不能再放寒修远回去。可皇上竟然放了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 有人看向轩辕火,开口道,“皇上,不如让定王前往滇南,依他和寒修远的关系,收复大军顺理成章。” 轩辕啸冰冷的双眼刷地瞪过来,暗怪这位大臣多事。 左相忽然道,“皇上,臣以为由定王前往滇南,定能顺利接手军权。” “左相,你一个文官,管什么武将的闲事?”轩辕啸把楚亦群当成了出气筒,没想到他当了这么多年官,竟然不会看脸色了。 左相跪到地上,“皇上,臣此言也是无奈之举,只盼着那些大军能看在定王母家的份上,乖乖归顺朝廷。 “哼!”轩辕啸不满的瞪向轩辕火,“定王,你有如此本事,岂不是成了第二个寒修远?” 轩辕火克制住心里的怒火,直接跪了下去,“父皇,儿臣从未想过染指滇南军权,请父皇明察。” 轩辕啸看着下方的武将,从头看到尾,怎么思量都找不出合适之人,最后只好把目光落到轩辕炙身上,“炙王,你即刻前往滇南,替朕收服这十万滇南军,不得有误。如果成功回来,朕就把虎符交到你手上。” 轩辕炙站着没动,也没接旨,轩辕啸觉得面子上挂不住,怒声道,“炙王,你还不跪下接旨?” “臣接不了。”轩辕炙对上轩辕啸喷着怒火的双眼,“皇上以为十万大军说收就收了?就算有虎符在手,都要费一些周折,如今皇上扣下虎符,却逼臣去送死,臣还没活够。” “炙王,你别以为没了你不行。”轩辕啸捏了捏袖子里的虎符,他好容易收回来的,岂能再放出去。冷眼看着众臣,“不管文臣武将,谁有这个能力,敢去滇南为朕走这一趟,回来后一律加官进爵。” 百官自动低头,谁都不敢看他,生怕被他点名。加官进爵再有诱惑,那也要有命回来才行。若皇上没放走寒修远,此事还有转机,寒修远都走了,就表示谁去滇南谁掉脑袋。 能入朝为官,还能日日面圣的,哪个是傻子! 见众臣无人开口,轩辕啸将目光直指轩辕炙,“炙王,朕命你前往滇南,只准成功不许失败。” 轩辕炙手掌往前一伸,“虎符。” “回来给你,朕说话算话。”轩辕啸厚着脸皮,希望用皇上的身份压住轩辕炙。 轩辕炙根本不把他当回事,痛快的收回手掌,“那一切免谈。” “炙王,你别以为除了你,天琼再无能人。”他把目光转身轩辕衍,“太子,你去,这是朕给我的考验。” 轩辕衍没想到皇上会突然叫到他,一时间懵了。他下意识的看向二皇兄,见他正一脸愤恨的看过来,心头升起一丝挑衅。上前一步,便领了旨意,“儿臣遵命。” 轩辕炙以为他最少也要问问虎符,没想到轩辕衍如此轻率的就接旨了。七皇子无语的看着三皇兄,暗怪他不该如此冲动。 “太子,平身吧!朕等你的好消息。”轩辕啸非常满意轩辕衍的反应。 轩辕衍平身后,心虚的没敢看轩辕炙。 在他认为,虎符都在父皇手上,滇南之行根本只是他走一趟的事。炙王根本就是在夸大其词,其实是他想要从父皇手里抢走这十万大军的军权! 真是卑鄙!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,他自己都被惊到。从什么时候开始,皇叔在他心里变成了这样?以前,他们不是很亲近吗?自己能坐上太子之位,也是他的功劳。 他暗暗盘算着,如果自己手上有了这十万大军,谁还敢欺他?到时候就算父皇想要动他,也要惦量惦量。 等他回神的时候,发现早朝已经散了。七皇子正在叫他,“三皇兄,你刚才怎么答应得那么痛快?” “只是走一趟滇南,本太子为何不能答应?”轩辕衍有些讨厌他的语气。他才是太子,凭什么让他来教训。 七皇子一愣,想不通他这是怎么了?只当他是心情不好,安慰道,“三皇兄,你还是先回府准备准备吧!这事怕是拖不得。” “那七弟呢?是要去见皇叔?”轩辕衍的目光比往日伶俐许多。 七皇子还未说话,就见六皇叔轩辕永从外面进来。冲到两人跟前,拉住七皇子道,“七皇侄,我家里的小妾昨日夜里为本王生了一个儿子,本王高兴,你快去陪我喝两盅。” 感觉到轩辕衍的目光,他讪讪的道,“太子殿下事多,要不然一定也要拉上你,我们叔侄三人痛快的醉一场。” “那七弟可要把三皇叔陪好了。”轩辕衍说得阴阳怪气,也不看两人径自走了。 七皇子觉得三皇兄越来越陌生了,心里难受,不愿多想。 “六皇叔真的生出儿子了?”七皇子嘻嘻笑着。他这个皇叔,府上女人一大堆,生了五六个女儿也没生出个儿子。 轩辕永打了他一下,“怎么说话呢?你皇叔我现在也算是后继有人,不怕死后没人给我送终了。” 七皇子笑起来,“那可真要恭喜六皇叔,这酒小侄一定要喝。” 轩辕永拉了他就走,“走走,我们去聚仙楼,不醉不归。” 轩辕炙下早朝回来时,贺兰唏正在府上等他。到他满头的白发,一下就哽咽了。 “炙哥哥,楚倾瑶的事,我都听说了,我不相信。” “唏儿,你来找我可还有其他事?”轩辕炙不想谈论这个话题。 贺兰唏叹了口气,“我想去苍隼国一趟,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云暮。” “苍隼国不是你该去的地方,如果你落到苍隼国手里,你应当知道后果是什么?”轩辕炙提醒她。 “有云暮在,我不怕。”一说到云暮,贺兰唏就有了底气。 轩辕炙看了看她脸上的表情,果然是女大不中留。 “如果宇文景瑞知道你去了苍隼国,不管用什么手段都会留下你,你可想过,真有那一日的话,你让大将军怎么办?”轩辕炙不信贺兰唏想不到。 贺兰唏犹豫起来,“可我不亲自过去,连个送信的地方都没有。” “宇文云暮肯定早就得到了消息,如果他连这个都不知道,也就不配成为宇文景瑞的对手。还有,如果你擅自跑去找他,大将军回来,就算不打断你的腿,也绝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。”轩辕炙道,“女孩子该有的矜持,你还是要有。” 听炙哥哥连续两次提到了爹,贺兰唏蔫了。 她虽然很想云暮,可真的不是特意要跑去见他,她只是想把楚倾瑶出事的消息告诉他。 她苦笑,“多谢炙哥哥提醒,唏儿会乖乖呆在京里,哪也不去。” 说完,她又改口道,“可我还是想要出去,我不相信楚……”见轩辕炙脸色冷下来,她扭头就走,“我要去找她。” 她走后,轩辕炙叫来七杀,“让人看着贺兰郡主,不准备她出城。”贺兰厚德不在京里,他要替他看好贺兰唏。 三皇子离京的时候,皇上依旧给了他一万御林军,此去滇南若是顺利的话,最少也要三个月回来。 他这头刚走,太后就下令,让人把周墨儿接到了宫里。 周墨儿自幼跟着祖父,暗中习得一身好武艺,只是外人并不知情。太后命人直接将她送到了太子府上,美其名曰太子府上没有人管家,正好太子不在,让她先适应适应。 周墨儿过来当晚,就摸进了轩辕衍的书房,翻了半天也没找到有用的东西,这才不甘心的出来。快看"HHXS6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第343章打的好主意 轩辕啸听后,不由大怒,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,“炙王,虎符在朕手上,他用什么来重掌军中大权?” 真是无知! “皇上以为寒修远在滇南只靠虎符管理大军?如果皇上不信,我们不如等着看结果。”轩辕炙冷着脸,觉得皇上真是太得意忘形了。 就拿他手上的暗军来说,就算他没了军符,大军也只会听从他一个人的命令。那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服从,只忠于一人,誓死孝忠。 如果寒修远不回滇南便罢,一旦他平安归去,滇南必反。 轩辕啸看向轩辕火,想试探下这个儿子,“定王,朕夺了滇南将军的大权,你有何看法?” 轩辕火很想发怒,可他知道一旦惹恼了父皇,他这辈子就完了。只好先咬了一下舌尖,逼自己冷静,“父皇,寒将军年事已高,确实不再适合带兵。” 轩辕啸满意的点头,“那定王可有什么好人选推荐?” 要说此时朝中谁最想要滇南的十万大军,非轩辕火莫属,可他再想也不敢说出来。只好违心的道,“父皇,整个夜染大陆,若论调兵遣将,儿臣只服父皇一人,父皇觉得谁能胜任,就是谁。” 这句话把轩辕啸抬得很高,高过了炙王,所以他开心的笑起来,“定王,你能如此想就好,朕还以为你会埋怨朕。” 轩辕炙不想听皇上在这吹嘘,冷声道,“依臣之见,皇上应该马上派人前去整顿滇南大军,同时派人先把寒修远拦下,让他延后再回滇南。” “炙王,朕做事用不着你来指手划脚,”轩辕啸恼怒,本来好好的心情,都被他这一句话给破坏了。 轩辕炙也不恼,淡漠的道,“如果皇上觉得本王多事,本王就闭嘴。要是滇南出了岔子,皇上负责就好。” 其实炙王的话有半数以上的大臣都想到了,滇南兵权一收,绝不能再放寒修远回去。可皇上竟然放了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 有人看向轩辕火,开口道,“皇上,不如让定王前往滇南,依他和寒修远的关系,收复大军顺理成章。” 轩辕啸冰冷的双眼刷地瞪过来,暗怪这位大臣多事。 左相忽然道,“皇上,臣以为由定王前往滇南,定能顺利接手军权。” “左相,你一个文官,管什么武将的闲事?”轩辕啸把楚亦群当成了出气筒,没想到他当了这么多年官,竟然不会看脸色了。 左相跪到地上,“皇上,臣此言也是无奈之举,只盼着那些大军能看在定王母家的份上,乖乖归顺朝廷。 “哼!”轩辕啸不满的瞪向轩辕火,“定王,你有如此本事,岂不是成了第二个寒修远?” 轩辕火克制住心里的怒火,直接跪了下去,“父皇,儿臣从未想过染指滇南军权,请父皇明察。” 轩辕啸看着下方的武将,从头看到尾,怎么思量都找不出合适之人,最后只好把目光落到轩辕炙身上,“炙王,你即刻前往滇南,替朕收服这十万滇南军,不得有误。如果成功回来,朕就把虎符交到你手上。” 轩辕炙站着没动,也没接旨,轩辕啸觉得面子上挂不住,怒声道,“炙王,你还不跪下接旨?” “臣接不了。”轩辕炙对上轩辕啸喷着怒火的双眼,“皇上以为十万大军说收就收了?就算有虎符在手,都要费一些周折,如今皇上扣下虎符,却逼臣去送死,臣还没活够。” “炙王,你别以为没了你不行。”轩辕啸捏了捏袖子里的虎符,他好容易收回来的,岂能再放出去。冷眼看着众臣,“不管文臣武将,谁有这个能力,敢去滇南为朕走这一趟,回来后一律加官进爵。” 百官自动低头,谁都不敢看他,生怕被他点名。加官进爵再有诱惑,那也要有命回来才行。若皇上没放走寒修远,此事还有转机,寒修远都走了,就表示谁去滇南谁掉脑袋。 能入朝为官,还能日日面圣的,哪个是傻子! 见众臣无人开口,轩辕啸将目光直指轩辕炙,“炙王,朕命你前往滇南,只准成功不许失败。” 轩辕炙手掌往前一伸,“虎符。” “回来给你,朕说话算话。”轩辕啸厚着脸皮,希望用皇上的身份压住轩辕炙。 轩辕炙根本不把他当回事,痛快的收回手掌,“那一切免谈。” “炙王,你别以为除了你,天琼再无能人。”他把目光转身轩辕衍,“太子,你去,这是朕给我的考验。” 轩辕衍没想到皇上会突然叫到他,一时间懵了。他下意识的看向二皇兄,见他正一脸愤恨的看过来,心头升起一丝挑衅。上前一步,便领了旨意,“儿臣遵命。” 轩辕炙以为他最少也要问问虎符,没想到轩辕衍如此轻率的就接旨了。七皇子无语的看着三皇兄,暗怪他不该如此冲动。 “太子,平身吧!朕等你的好消息。”轩辕啸非常满意轩辕衍的反应。 轩辕衍平身后,心虚的没敢看轩辕炙。 在他认为,虎符都在父皇手上,滇南之行根本只是他走一趟的事。炙王根本就是在夸大其词,其实是他想要从父皇手里抢走这十万大军的军权! 真是卑鄙!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,他自己都被惊到。从什么时候开始,皇叔在他心里变成了这样?以前,他们不是很亲近吗?自己能坐上太子之位,也是他的功劳。 他暗暗盘算着,如果自己手上有了这十万大军,谁还敢欺他?到时候就算父皇想要动他,也要惦量惦量。 等他回神的时候,发现早朝已经散了。七皇子正在叫他,“三皇兄,你刚才怎么答应得那么痛快?” “只是走一趟滇南,本太子为何不能答应?”轩辕衍有些讨厌他的语气。他才是太子,凭什么让他来教训。 七皇子一愣,想不通他这是怎么了?只当他是心情不好,安慰道,“三皇兄,你还是先回府准备准备吧!这事怕是拖不得。” “那七弟呢?是要去见皇叔?”轩辕衍的目光比往日伶俐许多。 七皇子还未说话,就见六皇叔轩辕永从外面进来。冲到两人跟前,拉住七皇子道,“七皇侄,我家里的小妾昨日夜里为本王生了一个儿子,本王高兴,你快去陪我喝两盅。” 感觉到轩辕衍的目光,他讪讪的道,“太子殿下事多,要不然一定也要拉上你,我们叔侄三人痛快的醉一场。” “那七弟可要把三皇叔陪好了。”轩辕衍说得阴阳怪气,也不看两人径自走了。 七皇子觉得三皇兄越来越陌生了,心里难受,不愿多想。 “六皇叔真的生出儿子了?”七皇子嘻嘻笑着。他这个皇叔,府上女人一大堆,生了五六个女儿也没生出个儿子。 轩辕永打了他一下,“怎么说话呢?你皇叔我现在也算是后继有人,不怕死后没人给我送终了。” 七皇子笑起来,“那可真要恭喜六皇叔,这酒小侄一定要喝。” 轩辕永拉了他就走,“走走,我们去聚仙楼,不醉不归。” 轩辕炙下早朝回来时,贺兰唏正在府上等他。到他满头的白发,一下就哽咽了。 “炙哥哥,楚倾瑶的事,我都听说了,我不相信。” “唏儿,你来找我可还有其他事?”轩辕炙不想谈论这个话题。 贺兰唏叹了口气,“我想去苍隼国一趟,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云暮。” “苍隼国不是你该去的地方,如果你落到苍隼国手里,你应当知道后果是什么?”轩辕炙提醒她。 “有云暮在,我不怕。”一说到云暮,贺兰唏就有了底气。 轩辕炙看了看她脸上的表情,果然是女大不中留。 “如果宇文景瑞知道你去了苍隼国,不管用什么手段都会留下你,你可想过,真有那一日的话,你让大将军怎么办?”轩辕炙不信贺兰唏想不到。 贺兰唏犹豫起来,“可我不亲自过去,连个送信的地方都没有。” “宇文云暮肯定早就得到了消息,如果他连这个都不知道,也就不配成为宇文景瑞的对手。还有,如果你擅自跑去找他,大将军回来,就算不打断你的腿,也绝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。”轩辕炙道,“女孩子该有的矜持,你还是要有。” 听炙哥哥连续两次提到了爹,贺兰唏蔫了。 她虽然很想云暮,可真的不是特意要跑去见他,她只是想把楚倾瑶出事的消息告诉他。 她苦笑,“多谢炙哥哥提醒,唏儿会乖乖呆在京里,哪也不去。” 说完,她又改口道,“可我还是想要出去,我不相信楚……”见轩辕炙脸色冷下来,她扭头就走,“我要去找她。” 她走后,轩辕炙叫来七杀,“让人看着贺兰郡主,不准备她出城。”贺兰厚德不在京里,他要替他看好贺兰唏。 三皇子离京的时候,皇上依旧给了他一万御林军,此去滇南若是顺利的话,最少也要三个月回来。 他这头刚走,太后就下令,让人把周墨儿接到了宫里。 周墨儿自幼跟着祖父,暗中习得一身好武艺,只是外人并不知情。太后命人直接将她送到了太子府上,美其名曰太子府上没有人管家,正好太子不在,让她先适应适应。 周墨儿过来当晚,就摸进了轩辕衍的书房,翻了半天也没找到有用的东西,这才不甘心的出来。快看"HHXS6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第二十五届帝国